【去,你的首爾】Critical.Lee's Wonder Land photo

【去,你的首爾 ♥ 無限挑戰】▒ 偉大的遺產 HIPHOP X 歷史 ▒ #國民的力量 #能守護國家的唯有國民

無挑01

11月12日MBC綜藝節目《無限挑戰》開始播出《偉大的遺產》特輯。這次的特輯是想要結合「HIPHOP」「歷史」這兩個看似毫不相干的東西,利用現在流行的「RAP」喚醒韓國人再次重視國家的心。除了原有的成員以外還邀請了一些韓國著名的RAPPER像是Dok2GAEKOZICO宋旻浩BewhYDinDin等人共同參與。

 

無挑06

老實說,大部份的人對自己國家的歷史其實都只有粗淺的了解,若非學者或是民族意識夠強烈的人,其實不會特別的去鑽研;對一般人來說,歷史,都是已經過去的事,似乎不具有實質的意義也沒有再次討論的必要,所以製作組為了此次特輯,特別幫成員們安排了一堂韓國歷史課。因為覺得這次特輯的內容真的非常有意義,所以特地整理了一下內容還比對維基百科的資料來跟大家分享。

 

無挑07

製作組邀請了韓國有名的歷史講師薛民錫來講述韓國歷史,薛民錫老師特有的幽默風趣又生動的授課方式,讓一向沉悶的歷史課都有趣了起來,除了成員們津津有味的聽課以外,我想連電視機前的觀眾也都跟著著迷。其實,韓國有著一段與台灣相似的歷史,從被日本侵略開始到被日本佔據幾十年的時間,韓國人民與台灣人民幾乎經歷了相同的苦痛,但是留給兩國人民的教訓現在還剩下多少?

 

鳴梁1

電影《鳴梁》描述的是在公元1597年10月26日時,朝鮮名將李舜臣將軍為了阻止日軍沿著黃海北上,利用鳴梁海峽的地理特性與日本豐臣政權展開的一場驚心動魄的海戰;軍力懸殊的情況之下,李舜臣將軍卻以12艘板屋船擊退330艘日艦,取得最後的勝利。該電影從2008年開始籌備但直到2014年才上映,據說光是為了寫劇本就花了兩年的時間,畢竟是有點久遠以前的歷史,只能參考為數不多的史料、然後添加一點想像力來完成;韓國人也許都知道李舜臣將軍非常偉大,連觀光客都知道去光化門要看李舜臣將軍的銅像,但是真正知道他為什麼偉大的人有多少呢?在《無限挑戰》裡,薛民錫老師說:「我們總是把李舜臣將軍塑造的太過神勇,以至於覺得他有種太過遙遠的感覺;所以人們誤會了李舜臣將軍,以為他是個連天都能飛上去的人,頭腦聰明、品德、體力也都完美,但是那似乎只是我們的幻想罷了……反而,我認為李舜臣將軍過著憂鬱的人生。」也就是因為這樣,金韓旻導演全哲洪編劇想要把李舜臣將軍在極端痛苦的情況之下,還能夠用堅強的意志與無比的勇氣戰勝一切的態度,傳達給所有觀眾。

 

鳴梁2

全哲洪編劇認為鳴梁海戰的勝利基本在理論上是無法成立的,但是參考了許多史料以後和金韓旻導演得出了一個結論以及一句名台詞:「如果能把那份恐懼轉化成勇氣的話,那股勇氣就會變成百倍千倍更大的勇氣展現出來。」在鳴梁海戰之前,因為宣祖的忌妒心將李舜臣將軍關進監獄並嚴刑拷打,朝鮮海軍因此在漆川梁海戰之中慘敗,再次於鳴梁海域之中與來勢洶洶的日本海軍交鋒,朝鮮海軍的恐懼和害怕的心情對李舜臣將軍來說才是最大的敵人;所以他在鳴梁海戰之中獨自苦戰了一個小時,就是為了要證明能夠把恐懼的心轉換成戰鬥的勇氣,即使剩下最後的12艘船,只要帶著不怕死的勇氣奮戰的話一定能夠獲得最後的勝利;每個人都知道是不可能的戰鬥,李舜臣將軍卻將恐懼化成勇氣,打出奇蹟般的鳴梁大捷。

 

無挑02

在動盪不安的時代,能夠守護國家的就是國民的力量,唯有每個國民都盡自己的一份心力才有辦法守護這個國家;即使只有一個人的力氣也不要害怕,當其他人足夠被你的盡心盡力所感動的時候,就能聚集很多的力量成為一股強大的能量了;現今社會不像以前那樣民不聊生,但若是遇上無能的政府似乎也跟從前沒有兩樣,有政府像是沒政府一樣,幾乎只是在重蹈歷史的覆轍罷了。


無挑04

1910年至1945年是韓國被日本帝國主義強佔的時期(台灣的日治時期則是從1895年至1945年)。薛民錫老師在講述這一段歷史時,首先告訴大家「義士」「烈士」「志士」的差別是什麼:義士是拿著武器為了國家的大義而犧牲的人而不拿武器、以赤手空拳表達自己意志的人稱做烈士用行動為了國家和人民努力的人則是志士;在這35年之間,韓國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獨立運動,其中最大的獨立運動就是1919年的「三一運動」,此次運動是宣布日韓合併合約無效還有展現民族獨立的非暴力萬歲運動;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民族自決主義蔓延的狀態下,高宗皇帝遭毒殺說成為了決定性的契機,「三一運動」是從33名民族代表發表獨立宣言之後開始的萬歲運動,自此向韓國全國拓展開來,推測當時參與人員大約高達50萬名左右;此次運動,其中一個重要的人物就是柳寬順。當年能夠讀書的女性少之又少,柳寬順當時是一名就讀梨花學堂、正值花樣年華的17歲少女,聽到學堂外傳來「萬歲」的呼聲,柳寬順便離開學校加入了萬歲運動的示威行列;第一次示威之後,學生們開始罷課並且紛紛回到家鄉,告知家鄉的人們首爾正在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於是,開始向全國拓展開來的行動就是第二次示威的開始;也許是因為參與和平示威運動的父母親遭日軍射殺死在了自己的面前,讓柳寬順化悲憤為力量,帶著父母親的屍體、流著淚主導了故鄉天安的萬歲示威運動;她失去雙親只剩下唯一的哥哥,但兄妹倆也在示威運動之中走散,最後是在監獄中以罪人的身份重新聚首。

 

無挑11

在法庭上遭受審判時,柳寬順說:「我為什麼是罪人啊?我在我的國家、我的土地上喊著萬歲,為什麼有罪?只是為了找回自己的國家做了正當的事情,怎麼能用武器殺害我的民族呢?為什麼?為什麼對和平的、手無寸鐵的、喊著萬歲、在街道行進的人們無差別的槍擊,把包括我父母在內的、許多無辜的人的生命那麼殘酷的奪走?如果有罪的話,用違法的方式強佔別人國家的你們才是有罪的吧?有口不能言、有耳不能聽、有眼不能看的這個地獄般的殖民地才是有罪的吧?自由是上天給的東西,那是誰都不能奪走的;我不是罪人,而且,我,直到我們國家獨立的那個瞬間為止,就算死也不怕的要繼續大喊著萬歲。」只有17歲的少女在法庭上毫無畏懼的說出這一席話著實撼動人心,雖然法官暗示她若是能夠承認自己的罪行便會予以減刑並且釋放她,但是她說:「現在這個國家有哪一個地方不是監獄?在裡面是監獄,出去外面又有什麼差別?你們的國體絕對會滅亡,而你們這些日本鬼子也一定會受到天譴的!大韓民國萬歲!」隨著在法庭上扔出去的椅子,柳寬順在監獄裡也繼續進行萬歲運動,所以被關進了單人牢房;最後,因為長期的營養不良加上嚴刑拷打,她在出獄的前兩天死於西大門刑務所,死的時候還未滿18歲

 

無挑03

「三一運動」對韓國之後的獨立運動產生了非常深遠的影響,也因此增強了韓國人民的凝聚力;韓國在數十年間不斷地遭受外強的侵略,也因此創造了他們團結、韌性的DNA;只是,在現今這一個和平的時代,人民因為生活安逸似乎漸漸地忘記自己其實有多麽強韌的事實。

 

東柱1

電影《東柱》的主人翁尹東柱是韓國獨立運動家也是著名的詩人,生於中華民國吉林龍井。若是光看電影其實並不覺得他有參與到什麼獨立運動,只是在那個亂世用自己的文字表達了對日本高壓統治的不滿失去自己國家的無奈和憤慨,但也因為他的文字而起到了撫慰人心的作用,所以他被稱做是「閃耀在黑暗夜空中的一顆星星」。雖然父親希望他能夠讀醫學系成為醫生,但是尹東柱一直非常熱愛寫作,所以決定走上學習文學的路;只是,他若想繼續自己的文學之路,必須「創氏改名」改成日本人的名字才有辦法到日本留學,最終歷經了一番痛苦的決定還是把自己的名字改為平沼東柱然後前往日本讀書;但是,他始終煎熬,認為放棄自己國家的文字、放棄自己的名字,著實是多麽令人羞愧的事。

 

東柱3

尹東柱在創氏改名之前,寫了一首名為《懺悔錄》的詩,詩的內容是這麼說的:

파란 녹이 낀 구리 거울 속에   在生了鏽的銅鏡之中

내 얼굴이 남아 있는 것은   留存下來的我的臉

어느 왕조의 유물이기에   是哪個王朝的遺物

이다지도 욕될까.   如此這般的羞辱

 

나는 나의 참회의 글을 한 줄에 줄이자.   我要寫一行我的懺悔錄

—만 이십사년 일개월을   —滿二十四年一個月

무슨 기쁨을 바라 살아왔던가.   是用什麼快樂的期盼活下來的

 

내일이나 모레나 그 어느 즐거운 날에   明天或是後天某一個開心的日子

나는 또 한 줄의 참회록을 써야 한다.   我又必須要寫一行我的懺悔錄

—그때 그 젊은 나이에   —那時候的年輕歲月

왜 그런 부끄런 고백을 했던가.   為什麼會做那樣子害羞的告白

 

밤이면 밤마다 나의 거울을   每天一到晚上 我的鏡子

손바닥으로 발바닥으로 닦아보자.   都用手掌 用腳掌擦擦它吧

그러면 어느 운석 밑으로 홀로 걸어가는   那麽在某顆隕石之下走過的

슬픈 사람의 뒷모양이   憂傷的人們的背影

거울 속에 나타나 온다.   就會出現在裡面了

 

無挑12

即使用手和腳擦鏡子仍然擦不去鏡中自己的模樣,對尹東柱來說創氏改名是無法抹去的羞愧和恥辱,雖然踏上了日本留學之路但這條路其實走得並不順遂;還好,他還能夠寫詩,在受到壓抑的人生之中這是他唯一能夠抒發的管道。但是,還能夠用詩來抒發自己的情感卻又讓他覺得:「我的國家、我故鄉的人們在苦痛之中呻吟著,我卻還能寫詩這是對的事嗎?」他有一首名為《容易寫的詩》的詩是這樣子說的:

窗 밖에 밤비가 속살거려   窗外 淅瀝瀝下著雨

六疊房은 남의 나라,   六疊房是別人的國家

詩人이란 슬픈 天命인 줄 알면서도   明知道名為詩人的悲傷天命

한 줄 시를 적어 볼까,   那麼來寫下一行詩吧

 

땀 내와 사랑내 포근히 품긴   收到暖暖地懷抱用汗水和愛

보내주신 學費 封套를 받아   寄過來的學費封套

大學 노-트를 끼고   夾著大學筆記本

늙은 教授의 講義 들으러 간다.   為了聽老教授的課而去

 

생각해 보면 어린 때 동무를   仔細想想小時後的玩伴們

하나, 둘, 죄다 잃어버리고   一個 兩個 通通都不見了

나는 무얼 바라   我是為了什麼

나는 다만, 홀로 沈澱하는 것일까?   獨自一個人到這裡來的?

 

人生은 살기어럽다는데   人生要活著是如此困難

詩가 이렇게 쉽게 씌어지는 것은   詩卻這麼容易就能夠寫出來

부끄러운 일이다.  真是令人羞愧啊

 

六疊房은 남의 나라   六疊房是別人的國家

窗 밖에 밤비가 속살거리는데,   窗外 淅瀝瀝下著雨

등불을 밝혀 어둠을 조금 내몰고,   點燃燈火趕走一點點的黑暗

시대처럼 올 아침을 기다리는   等待像時代一樣來臨的早晨

최후의 나,   最後的我

나는 나에게 작은 손을 내밀어   我向我自己伸出了手 

눈물과 위안으로 잡는 최초의 악수.   用眼淚和安慰 與自己最初的握手

 

一直生活在慚愧、痛苦和懺悔之中的尹東柱,因為被懷疑參與韓國獨立運動而在1943年遭到日本警方逮捕;在監獄的兩年間遭受嚴重的迫害,甚至被用來做人體實驗注射不明的藥物,最後,他在1945年韓國光復之前死於福岡刑務所,遺體由父親運回家鄉龍井安葬在東山墓地;那年,他也才29歲薛民錫老師說:「我總是在想,萬一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又再次被奪去的話,我們能夠再次發起獨立運動嗎?但是獨立運動不能只靠槍和砲彈來完成,給獨立軍一天的住所也是獨立運動、給獨立軍做一頓飯也是獨立運動,就像尹東柱説的:最少要有羞恥心,要能一邊懺悔、一邊有等待祖國獨立的心意,擁有這種心意也算是一種獨立運動的行為,我是這樣子想的。」尹東柱實際上並沒有真正參與過任何的獨立運動,但是他堅持用自己國家的文字創作也算是一份祈求國家能夠獨立的心意,他的青春雖然短暫而且充滿苦惱,但是他留下的詩作卻成為時代的力量,讓國民在痛苦之中獲得不少的慰藉。他的詩集《天空和風和星星和詩》1948年出版,因為他生前韓國尚未光復,還是個使用韓國文字就得下獄的年代,他將唯一的原稿交給後輩保管,該詩集至今仍然還再版發行中。

 

東柱4

尹東柱原想將詩集名稱取作《醫院》,因為他覺得在當時的日治制度之下整個社會就像醫院一樣,老醫生並不懂年輕人的病,說在監獄中飽受折磨的他並沒有生病,心理的病沒有藥醫;這其實就像現今社會的年輕人一樣,也許沒有生理上的疾病但是心理的病其實已經壓抑得非常嚴重;整個時代若是憂鬱的話,人民也會跟著憂鬱,不只是日治時期的年輕人經歷時代給的考驗、飽受時代的痛苦,現在得韓國年輕人其實也是一樣:韓國有所謂的「三無世代」,何謂「三無世代」呢?就是「無工作、無房子、無結婚希望」的韓國年輕人,過去稱做是「三拋世代 – 拋棄戀愛、拋棄結婚、拋棄生小孩」的夢想,後來甚至出現了「五拋世代」「七拋世代」等新興詞彙,這一切都再再顯示了韓國的經濟狀況有多麼糟糕以及青年失業的問題有多麼嚴重。當我們追逐著在舞台上光鮮亮麗的韓國偶像的同時,韓國年輕人正生活在他們戲稱為「헬조선 地獄朝鮮」的水生火熱之中;在韓國,從升學開始就是壓力重重,甚至可以說你沒有進入前幾大大學就很難進入大公司工作;近來,高薪職位更多是落入富二代的手中,一般年輕人真的很難有份好的工作以及穩定的收入,這也促使他們興起想要離開韓國往海外發展的念頭;在我們看來什麼都令人嚮往的天堂,卻是韓國年輕人急著想逃離的地方。

 

無挑13

金九韓國獨立運動之父,自年輕時便展露出不凡的氣勢;他在18歲的時候加入了東學農民運動,本想替農民們解恨而發動抗爭,卻被名叫安泰勛的東學討伐隊隊長抓走,安泰勛當時看到金九覺得他塊頭大又聰明,日後必然會成為了不起的人物,因此邀請金九到家裡成為兒子的玩伴,希望他們倆人日後能夠一起重振國家;安泰勛的兒子即是韓國民族英雄安重根,雖然在此次特輯中沒有為他的事蹟多加著墨,但是我查了一下發現他在1909年時,因為在哈爾濱火車站擊斃日本首任首相、時任朝鮮統監的伊藤博文而被判謀殺罪處以死刑,他說:「我是為了具有四千年歷史的祖國和兩千萬同胞而一舉處決蹂躪朝鮮主權、擾亂東洋和平的奸賊。正因如此,我的目的是正大光明的,我只是作為一個國家的人民,盡了自己應盡的義務。」金九則是在1919年「三一運動」失敗以後便逃至上海,參與組織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在抗日時期我國民政府遷往重慶的時候,金九所領導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也隨之遷至重慶,並且與中華民國政府關係良好),並於1931年設立了韓人愛國團;1932年1月,日本昭和天皇出席新年閱兵儀式時,為了祖國的獨立和自由,李奉昌被金九派到東京負責以手榴彈暗殺正在閱兵的昭和天皇,結果行動失敗只傷及一名衛兵,所以李奉昌被捕並在同年10月被執行死刑。

 

無挑16

另外一位革命義士尹奉吉則是在家鄉見到不識字的農民時認為:「無知感會導致國家滅亡,我要為國民啟蒙才行。」所以他親自撰寫了《農民讀本》進行農民教育以及國民啟蒙運動,但他隨後知道這樣的教育效果是有限的,於是在1930年時離開家鄉到中華民國,經過東北、青島、輾轉在1931年到達上海,最後聽聞李奉昌暗殺行動失敗的消息而找上了金九;在1932年4月29日的時候,居住在上海的日本人正在虹口公園慶祝天皇的生日,並同時祝賀日本在「一二八事變」中於上海取得軍事勝利,尹奉吉帶著製作成水壺形狀的炸彈以日本人的打扮進入會場,在典禮儀式中將炸彈投向主席台,結果導致台上的日本軍官死的死、傷的傷,他當場就被暴打一頓後遭到逮捕,同年12月被押送至日本石川縣金澤陸軍基地內槍決,得年僅25歲

 

尹奉吉在赴義當日早晨與金九共進早餐時,見到金九老舊的懷錶便對金九說:「金九先生,你的錶好像有點舊了呢,我的錶是剛買不久的新錶,是貴達6元的錶,請您換我的錶戴吧。」金九回答:「哎呀說什麼呢,我的錶是只值2元的便宜貨,你還是戴好的錶吧!」尹奉吉這時候回答:「先生,我的錶(人生),只剩下最後的一個小時了,所以請您和我換錶戴吧!」於是,兩人交換了彼此的懷錶,當時金九流下眼淚說道:「我們,地下見吧。」尹奉吉臨走前寫給一雙襁褓中兒女的信,信是這樣寫的:如果你們有血有骨頭的話,一定要成為為了朝鮮而勇敢的鬥士,讓太極旗高高的飛揚,然後到我的空墓前來倒杯酒吧!還有,你們不要因為沒有父親而感到悲傷,因為有愛著你們的母親。因為母親的教導而成功的人,看遍東西洋的歷史,在東洋有文學家孟子,西洋則有革命家拿破崙,美國還有發明家愛迪生;希望你們的母親能夠成為那樣子的人的母親,你們也成為那樣子的人吧!這封信,尹奉吉也許不只是想寫給他的一雙兒女看,更是想寫給正在為了國家獨立而奮鬥的人看,希望國民們都能夠成為勇敢的鬥士讓代表韓國的太極旗重新飄揚。

 

無挑14

這些韓國義士們都毫不懷疑、堅信祖國一定會有獨立的一天,他們毫無畏懼做到了身為韓國男兒該做的事情,然後毫無迷戀的離開了這個世界。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所以把每一天都當作人生最後一天在生活,為了沒有明天的生活那就要把今天過到最好。現在在韓國西大門刑務所歷史博物館留存下來的紀錄,過去曾被關在西大門刑務所的「罪犯」們,每一個人的紀錄照片看起來都是毫無畏懼、堂堂正正的表情,為了國家的獨立而努力,究竟何罪之有?

 

鬼鄉1

電影《鬼鄉》的海報是兩名看似無憂無慮的少女,海報設計風格也看似清新溫暖,但其實電影講述的是1943年日本強佔韓國的時候,14歲的少女正敏和一群女孩們被日軍強行帶走後成為慰安婦的悲慘故事。我一直覺得這種題材的電影沒有鬼卻比鬼片還要更可怕數百萬倍……其實「鬼鄉」還有另外一個意思是「歸鄉」希望那些魂斷異鄉的鬼魂能夠回到故鄉安息。該電影當初因為題材敏感所以製作經費缺乏贊助,早在2002年就寫好的劇本卻時隔12年直到2014年才得已開拍;參演演員不要片酬,劇組人員也大多數是無薪工作,最後是透過約七萬五千名韓國網友的幫助才募集到12億韓元拍攝經費,並於2016年上映。趙廷來導演說當初自己也是對這些歷史一無所知的青年,在2002年的時候到分享之家做志願者服務的時候見到曾為慰安婦的奶奶們,聽到她們訴說的故事之後受到強烈的衝擊,一般人只知道有很多少女在那個地方經歷了一些痛苦,但對當時真實的情況其實一無所知,有一位奶奶這麼告訴趙廷來導演:「那裡不是慰安所而是屠殺場。」慰安所根本就是比監獄還要更可怕的地方,被強制抓過去的少女平均只有16歲左右,一名少女每天要面對數十名日本軍的摧殘,一天之內經歷這麼多痛苦當然會生病,但若是生病的話他們並不會幫你治病而是集體處死;一名曾為慰安婦的姜日出奶奶就畫了一幅名為《被火燒的少女們》的畫,趙廷然導演就是因為看到這幅畫受到震撼,而決定開拍《鬼鄉》這部電影。這部電影我真的沒有辦法再看第二遍,日軍的行徑令人髮指、不寒而慄,電影情節若是深深烙印進腦海裡的話恐怕會惡夢不斷;但是,僅是看電影的我們都會做惡夢了,那麼歷經當年苦痛最後活下來的那些少女們,又是怎麼度過這些年頭?

 

無挑15

據說當時有20萬名左右的韓國少女被抓去,但是根據日本中央大學吉見義明教授的推測,這僅是一個保守的數字而已;現今研究學者認為至少有50萬名的韓國少女被抓走成為慰安婦,但是活著回來的人大概只有2到3萬左右,但是,這也僅是推測的數字而已;那麼活下來的那些人,現在又過得怎麼樣呢?是否有人真心的關心過她們?活下來,就是幸還是不幸?以2016年11月19日為基準,韓國受害的慰安婦現存者約有40人,她們想要的並不是與日本的協商而是想要一句真摯的道歉。電影《鬼鄉》沒有名導演、沒有名演員、沒有絢爛的電影特效,但是卻把這段殘酷的歷史清楚地傳遞給韓國人民知道,原本不清楚這段過去的年輕人也透過電影瞭解了這段歷史進而關心這個話題;然而,當年的少女們並沒有因為時代的變遷、社會的好轉而獲得救贖,過去的噩夢仍舊每天糾纏著她們,甚至國家敷衍的應付更讓她們再次受傷。

 

2015年,韓國與日本就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強徵大量韓國女性當作慰安婦的歷史問題達成「協議」,日本政府看似為了自己的所做所為道歉其實並未承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們所犯下的罪行以及該承擔的國家和法律責任,沒想到韓國政府更是頭殼壞去的接受移除日本駐韓大使館前和平少女銅像的要求,並宣布自此不再提及慰安婦的議題;一個國家政府將自己國家的尊嚴放在腳底下踩,是要別人怎麼看得起這個國家?又要那些曾經遭受過殘忍對待的少女們情何以堪?當時,與韓國少女們遭受同樣對待的還有中華數十萬名女子,雖然是過去的傷口但並不是結了疤就不會再痛,但是無論是韓國青年或者是中華青年似乎都已經忘記那些歷史的傷痛……雖然國與國之間的和平共處非常重要,但是該討的公道也不能就這樣算了,公開的道歉等於是要一個國家拉下顏面承認自己的錯誤,這的確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但至少,韓國人民和中華子民都不該輕易的忘記這段慘痛的歷史,歷史不能忘也不該被忘記把歷史遺忘的民族不會有未來

 

無挑05

薛民錫老師希望透過這次的歷史課讓成員們和諸位RAPPER能夠把這些故事創作成音樂,為處於危機之中而感到憂鬱但卻不失微笑的國民們帶來能夠戰勝逆境的夢想、希望和勇氣。我想是因為最近韓國總統朴槿惠的『閨蜜門』事件,《無限挑戰》想趁機透過這一次的特輯喚醒潛藏在國民心裡深處的愛國心,告訴韓國人民:「是我們該站出來的時候了。」

 

無挑10

「歷史是現在和過去永不停止的對話 — 愛德華·霍列特·卡爾」只有從歷史的借鏡之中找出曾經失敗的原因、改善錯誤,在下一次的挑戰來臨之前才能夠做好成功的準備與覺悟;人不該沈溺於過去但也不該忘記過去,唯有明白歷史才能夠鑑往知來,用自己的力量打造美好的未來。